全国政协委员林野:建议加大临床医学研究基金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教授林野(受访者供图)

  央广网北京3月10日消息(记者郭淼)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十四五”卫生健康主要任务是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构建强大公共卫生体系,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如何让我国公共健康卫生事业迈向新台阶。不少两会代表委员也在出谋划策。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教授林野表示,目前我国公共健康卫生事业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国家现阶段对于临床医学研究的支持率较低,影响了临床医学研究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他建议,加大临床医学研究基金投入,解决当前临床医生科研压力大、基金申请难、引进技术多、原创技术少等问题。

  林野表示,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专项、基地和人才专项等项目当中获得国家资助是我国现阶段医学研究发展的主流资金来源。但在他看来,临床医学研究可以得到的支持有限。他举例说:“2019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批准资助研究项目41583项,医学科学部批准了10086项,占总项目的21.1%,经费434110万元,但10086项医学科学部的项目中,医学基础研究类占99%,临床医学研究相关项目只有94个,只占不到1.0%(0.93%),总基金是4733.10万元,占当年国家自然基金总额的0.2%,每项平均50万元人民币左右。”

  那么,什么是基础医学研究,什么是临床医学研究呢?

  林野介绍:“基础医学研究主要是通过实验室研究,或者动物试验研究来探讨研究生命的本质与规律,而临床医学研究就是直接对疾病的病因、诊断、治疗、管理、预防、康复进行研究。这本来应该是同时并重的两大医学研究领域,但到目前为止,我国的医学科学研究基金里忽视了临床医学研究。”

  林野说,基础医学研究基金和临床医学研究基金的失衡,制约了临床医学的可持续发展。“临床医学疾病的研究是老百姓着急要解决的问题,新技术的研发、选择适宜的临床技术等,都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国14亿人的生老病死,预防、愈后康复等都需要研究。现在临床医学研究的经费来源非常少。”

  此外,林野说,临床医学研究基金的稀缺也导致许多年轻临床医生不能安心临床工作。他指出:“众所周知,临床医学的成材周期长,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成长除了有悟性,一般需要在临床训练10~15年,但是现在的学科评估及人才晋升政策使得年轻医生根本无法安心临床工作,申请基金是硬任务,获得基金是晋升的必要条件,许多院校都以获得国家自然基金为晋升副教授的前提条件,导致许多临床医生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临床技术训练,找时间去学习做基础医学研究,以便对口申请基础研究基金。”

  临床医生工作量大、临床研究少、科研压力大、科研投入少、引进技术多、原创技术少成了行业难题。林野说:“为了晋升,临床医生不愿意在临床上当助手进行临床训练,有点时间就要去做实验、写标书、写基金申请,这是目前临床医院和临床学科面临的重大问题。”

  林野在自己的提案中建议,适当增加临床医学研究基金的比例,是有效缓解当前临床医学研究不足的有效手段。

  “把生命科学部医学科学的研究基金比例稍微调整一下,使得临床医学和基础医学并重,在原来的医学科学研究基金投入不增加的情况下,只把比例调整一下,增加一些临床医学研究基金的比例,这样就会大幅度、大范围改变现状,医生就能回归临床,使临床医生进行对口的临床医学研究。”林野说。

  举报/反馈

Copyright © 2020-2035 仲博注册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   ICP备********号